正文 第323章 【0323】,造天滅化掌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323章 【0323】,造天滅化掌

    七點光芒奪目。

    “這是……”

    歐陽鼎天的一雙醉迷迷的老眼在這個時候也徹底地清醒了過來。

    那雙眸子現在可是無比的清亮。

    不過很快的,他便收回了目光,眉宇間竟多了一抹笑意。

    這個丫頭,果然是個有大氣運的人呢,居然可以擁有這樣的功法。

    心里想著,他卻是大手一翻,于是一個黑色的卷軸便出現在了他的掌心里。

    此卷軸,通體漆黑,入手溫涼。

    而且其上居然還有著一種古老的紋路。

    看著自己手上的卷軸,歐陽鼎天的一雙老眼里也不由得充斥著一抹回憶之情。

    只是很快的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一張老臉上卻是明明滅滅,變化莫名。

    不過好片刻后,他的臉色終于恢復了正常,抬手有些不舍地撫摸了一下掌中的卷軸,然后身形一動便消失了。

    大樹上只余下了一只酒壇子。

    令狐天泠正引導著體內的靈力運轉。

    突然間她的心頭一動,便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卻正對上自家師傅的那張老臉。

    “咦,師傅,你怎么在這里?”

    “這個給你。”

    歐陽鼎天倒是一點兒也沒有打擾到自己徒弟的不好意思,直接伸手將黑色的卷軸遞了過去。

    “這是……”

    令狐天泠眨巴著大眼睛有些好奇地接過了黑色的卷軸。

    手掌觸及黑色卷軸,那種溫涼的觸感,卻在下一秒瞬間變得滾燙。

    突如其來的灼燙感覺,令得令狐天泠的小手一抖,差點兒沒有直接將卷軸給扔了。

    “哇哇哇,這東西肯定是好東西啊。”器靈司空興奮的叫聲在腦海里響了起來。

    令狐天泠現在卻沒有功夫去理會自家器靈。

    不過她卻知道,司空這貨雖然各種的不靠譜,但是能讓這貨說是好東西的東西,便一定不凡。

    “師傅……”

    歐陽鼎天直接擺了擺手,打斷了令狐天泠要說的話。

    “這是造天滅化掌的修煉功法,只是這功法的卷軸上還有著一道封印呢,你如果能打開這個封印,那么這修煉功夫便是你的。”

    “如果你打不開的話,那么老夫也莫可奈何。”

    歐陽鼎天說著臉上居然又不由得露出了一股落漠之意。

    而器靈司空卻是再次叫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居然是造天滅化掌,天啊,天啊,這東西不是早就失傳了吧,怎么你這個老頭師傅手里竟然會有呢。”

    司空好吵。

    真的是太吵了。

    令狐天泠暗暗地估計一下,人都說一個女人等于五十只鴨子,她估摸一個司空便可以抵得上一百個女人了,也就是五千只鴨子了。

    令狐天泠抬手細細地撫摸著手里的黑色卷軸。

    只是突然間也不知道這是怎么了,當她的食指指尖觸及到手里的卷軸里,指尖上卻是傳來了一種刺疼的感覺。

    “嘶!”吸了一口氣,忙縮回了手指,卻見一滴鮮血竟自指尖上滴落下來。

    鮮血滴在黑色的卷軸上,便迅速地漫開。

    歐陽鼎天雖然得到這卷軸已經著實是有些年頭了,在這當中他也沒少試著想要打開卷軸,可是卻無論如何也沒有成功過。

    滴血這種事兒,他也想到過,更試過。

    可是他的血,滴在這卷軸上,卻是直接順溜溜地滑下去。

    而再看這丫頭,這血可不是她自己巴巴滴上去的。

    這根本就是卷軸自己主動要的。

    而且這滴鮮血滴在卷軸上,沒有滑落,也沒有滲進去,而是直接以一種飛快的速度在卷軸上漫延開來。

    然后竟似在卷軸上形成了一層薄薄的血皮。

    接著血光倏然間一閃,便直接滅入了卷軸著,接著便只見卷軸上那些古老的紋路,竟然如同活了一般地蠕動起來。

    接著這些紋路竟然直接攀上了令狐天泠那只正握著卷軸的右手上。

    “這是……”

    令狐天泠與歐陽鼎天兩個人同時大吃一驚,令狐天泠直覺上便直接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想要將卷軸拿開。

    但是卻不想,那些黑色的紋路竟然也趁此機會直接爬上了她的左手。

    “丫頭!”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也令得歐陽鼎天大吃一驚,于是歐陽鼎天也忙伸手想要過來阻止,可是他的手還沒有來得及碰到那卷軸呢,一道黑光便自卷軸上涌起,黑光直接將令狐天泠與卷軸籠在了其中。

    于是歐陽鼎天的手,只是碰到了黑光之上,便直接被震開了。

    “丫頭……”歐陽鼎天是真的急了,他從來不知道這個卷軸居然還有此古怪。

    而這個時候器靈司空的聲音卻又響了起來。

    “啊啊啊啊,本器靈明白了。”

    令狐天泠不禁皺眉:“你又明白什么了?”

    “這個,據本器靈所知,想要修習這造天滅化掌,對于雙手的強度要求極高,所以現在這應該是要強化你的雙掌,所以不用怕,有本器靈陪著你,你怕個毛線啊。”

    令狐天泠不禁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這貨,安慰人的方式還真是特別到極點了呢。

    不過,她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碎嘴的器靈,倒是真的可以稱上一句見多識廣了呢。

    不過,夸獎的話還是免了。

    令狐天泠敢說,如果她真的夸幾句司空的話,那貨的尾巴便能立馬翹到天上去。

    所以……

    呵呵噠,她才不要夸某個臭屁到極點的家伙呢。

    不過,扭頭看一眼兀自在著急的歐陽鼎天。

    她甚至可以看到老頭的額角上都滲出了汗水。

    “師傅,不用擔心,我沒事兒 ,這應該是繪制這個卷軸的人,提前設置下的強化修煉之人雙手的方法。”

    一聽到這話,歐陽鼎天也是微微怔了一下。

    不過很快的,他便長長地吁出一口氣。

    只要這丫頭不會有事兒就行。

    這可真是擔心死他老人家了。

    看著自家師傅臉上的肌肉徹底放松了下來,令狐天泠卻是微微一笑,眼底里有著暖意流轉。

    “師傅,有你在真好。”

    少女低淺的聲音響了起來。

    很輕,很輕。

    歐陽鼎天又是一怔。

    “咦,丫頭你是有跟我說話嗎,你說什么?”

    令狐天泠嘴角勾起的弧度越發的大了起來。

    “師傅你聽錯了,我什么也沒有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