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三章:古陵驚夢




    我清晰地聽到頭頂咔嚓一聲脆響,整把勝邪劍全數沒入我的體內。

    “啊……”我鉆心蝕骨地一痛,眼前一黑,心想,完了,竟如此大意相信了他是黃帝后裔靈體,卻原來是鬼!

    勝邪劍猶如匕首插入西瓜一樣插入我的頭頂,只聽得這聲音回蕩在我的腦海中,一層層如同越來越迅疾的音波,讓我頭痛欲裂。

    又突然如同巨大的黑幕布被突然撕開一樣,七彩流光燦若銀河。

    一股濃黑的邪氣從頭頂直灌入我的全身,在我體內各個角落雜亂無章地穿梭著。

    我聽得到我的每一個細胞被邪氣鉆破所發出的“噗呲”的聲音。

    伴隨著蝕骨的疼痛,體內五臟六腑都被攪得稀巴爛,我感到冰徹骨寒,似乎體內已經成了死寂的極寒之地。

    旋即邪氣漸漸聚成一根根寒冰般的小劍,在我的體內自由游走著,將我的每一寸骨頭剁得稀碎,不留一點渣渣。

    我感覺自己忽冷忽熱,已經疼痛得不知道不疼痛為何物了。

    我在黑暗中感覺自己大概已經是一灘爛肉血水,已經不成人形。

    …………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暖和明亮環繞著我,并沒有光,我卻感到明亮,每個細胞都癱倒在陽光下一樣懶洋洋的,猶如在母體*里一般蕩漾著、起伏著。

    “王浩。”

    <center>zj;</center>

    咦,我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緩緩張開眼睛,猶如新生兒一般。

    “你確實是自在宗唯一的骨血傳人。你經受住了勝邪劍的邪氣熬煉。”我聽到一個聲音在說,聽聲音是那個黃帝后裔靈體的聲音。

    我的眼前還是那個小廟,所不同的是,干凈整潔溫暖,地面是軟軟的緩緩起伏的皮墊子,就好像是水床一樣蕩漾著,四周明亮溫暖。

    我索性懶洋洋地坐在皮墊子上,四下張望,并沒有看到那個靈體,我問道:“你是誰?你是黃帝血統的純血之靈,還是鬼?”

    “王浩,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是誰。”

    “我是誰?”我低頭看看自己,還是剛才的那身衣裳,還是原來的那個軀體,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

    我問道:“我死了嗎?”

    我想,如果死了是這么溫暖舒適,倒是愿意的,我拍拍坐著的皮墊子,軟軟暖暖的。

    那聲音嘆息般笑了一下說:“你當然沒死。不但沒死,你還將會活得更好。現在你已經成功接了勝邪劍,從此你就是自在宗的宗主了。”

    “勝邪劍?”我忽然想起來,曾經有一把劍插入了我的頭頂,沒入了我的身體!

    “接勝邪劍,就是要把勝邪劍的邪氣接到體內,在體內鑄煉成劍!接勝邪劍的過程,和鑄造一把劍的過程是一模一樣的。”那聲音滿意地說道:“如今,你已經劍人一體了。”

    “在我體內鑄劍?”勝邪劍沒入我體內后的煎熬漸漸清晰地浮現在我腦海中,我曾經那么痛苦!但是此刻想起,卻仿佛是久遠的事,仿佛是別人的痛苦一般。

    “-->>

    <center class="red">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center>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