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六章花露珍




    魏紫也常常會應巫元的請求講一講外面的世界,每當他興致起來的時候,魏紫都會問問他,想不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巫元卻總是笑而不語。

    魏紫考慮是不是該出去游歷一番,找找這世界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有出去的路時,花露珍上門了。

    不是孤身一人,后悔當年決絕的背叛,過來懺悔的。

    而是帶著她的一萬大軍來的。

    最先發現這件事的,還是沒事在山上瞎逛,找線索的魏紫。

    而巫元聽魏紫說了這件事后,也就淡淡的哦了一聲,表示他知道了。

    “知道你這邊有鬼邪環繞,就是十萬大軍,你也不帶怕的,可是,這可是你曾經的愛人啊,你真的一點都不介意嗎?“

    “介意又如何,心痛又如何,該來的不還是來了嗎。“

    魏紫看著他淡定的樣子,都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

    拿出茶杯,還有點靈氣較少的靈茶,沏了兩杯。

    巫元和魏紫對坐亭中,天色有些陰冷,讓巫元的手有些冰涼。

    巫元握住茶杯,感受著茶杯上傳來的溫度,感慨了一句:“相比巫族,你們這些修士,才是真正的天地寵兒。“

    <center>zj;</center>

    魏紫時分贊同他的話,巫族雖然天生就有溝通天地之能,可是他們的能力,與其說是他們自己的,不如說,是借來的。

    他們自己并沒有多強大,而為了不影響與天地溝通的能力,更是作繭自縛,淪落到滅族的地步。

    不過,魏紫還不至于在人家這么憂傷的時候,往人家傷口撒鹽,只默不作聲。

    “今天怎么這么沉默?可不像你的性子。”

    這是巫元第一次點評她,“那在你眼里,我是個什么性子?”

    “驕傲,自信,心懷良善,嗯,就是有時候有些嘴硬。能養成這樣的性子,看來你有一個很好的家,有讓你自豪,能成為你后盾的長輩。”

    魏紫聽他說家,恍惚了一下,家這個字,對于成為修士后的自己,用來形容自己的宗門或許更貼切,師父,兩位師祖,還有太師祖,每個都讓她有勇往直前的底氣,不管遇到什么樣的危險,也從來不會惶恐畏懼。

    心底里有一個聲音會告訴她,“不用怕,你有整個宗門做后盾。”

    魏紫的識網時刻在關注著外界的情況,花露珍已經帶人越靠越近,他們應該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讓這些鬼邪不會靠近,或是忽視他們。

    這個世界還真是奇怪,沒有修士,可是凡人的稀奇古怪的手段倒是不少,連她都要暫避鋒芒的鬼邪,都有辦法應付。

    “巫元,你真的不管花露珍他們嗎?還是說,你舊情難忘,所以想要借此機會見她一面?”

    “即然都猜出來了,又何必再問。”

    這么干脆的承認,讓魏紫有些意外。

    就見魏紫神神秘秘的掏出一只玉盒,滿臉猥瑣的遞給了巫元。

    巫元看著本來有些悲涼的氛圍,就被魏紫這一個表情給打破了,佩服她的能力。

    巫元細長的手指輕輕扣在玉盒上,滿足了魏紫顯擺的心理,問道:“這是什么?”

    -->>

    <center class="red">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center>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