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19章 提子玩男人(2)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會兒談工作的時候,我希望你可以關掉電話。”任世倫帶著她去了vip電梯,進了電梯后,他說:“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來打擾我們。”

    話中有話,還很明顯。

    提子笑著點頭,當著他的面,拿著手機關機,“正巧,我也不希望到時你的手機響了,同樣也會破壞氣氛的。”

    任世倫倒是有點意外了。

    他笑著拿出手機,同樣當著她的面,關機。

    “可以了嗎?”

    “很好。”提子笑的無害。

    電梯停到了頂層,是總統大套房。

    會議室,娛樂室,休息室……里面應有盡有。

    這里望出去,是一片燈火,視野很好。

    提子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心情倒是好起來了。

    “喝一杯?”任世倫倒了兩杯紅酒,站在她的身邊,給了她一杯。

    提子看著紅酒,遲遲沒有接過來。

    任世倫挑眉,“怎么?怕我下藥?”

    “任先生會嗎?”提子不答反問。

    “我從來不用這么卑鄙的手段。”任世倫喝了一口,望著她。

    提子接過來,“我也覺得。”

    任世倫笑了,“我這個人,向來喜歡你情我愿。”

    呵呵,特么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是被他威逼利誘的。

    不過,別人她管不著。

    喝了酒,“時間不早了,要不要早點休息?”任世倫問她。

    他倒是很自然,完全不像是第一次碰面。

    “休息?工作還沒有談呢?”提子側過身望著他,“任先生,要不趁現在這個時候,我好好跟你說一下我mn珠寶,也讓你權衡一下,我們是不是有資格入駐世襲商場。”

    任世倫雙眸帶著水光,格外的誘人。

    他的目光在她的臉上掃,從眉眼,到鼻梁,再到紅唇。

    一路向下,是漂亮的天鵝頸,性感的鎖骨,飽滿挺翹的胸,水蛇小腰,他都能預見她在床上有多柔軟了。

    平坦的小腹下,他能想象得到的兩條修長筆直的雙腿被藏在了水銀色紗裙里。

    這個女人,很有味道。

    “干嘛這么掃興?在這么舒適的酒店里,有一張那么柔軟的床在等待著你,你談工作,會不會有點不合時宜?”任世倫的手,慢慢的抬起來,放到了提子裸露的肩膀上。

    提子看了一眼他搭在肩膀上的手,唇角微微一揚……

    。

    鄭軒氣不過,他真的知道什么叫好心當成驢肝肺。

    昨晚只不過是一時情迷意亂,才做了那種事。

    他真的是無心的。

    只是情不自禁。

    她都咬了他一口,他也丟了臉,出了丑,怎么就不能抵消到她心中的怒火?

    想到她對自己的冷漠,心里就悶得很。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

    他不情愿的拿起來,“喂?”

    “鄭助,我是胡敏。”

    “什么事?”這是太太請回來幫提子的女人,好像工作能力還不錯。

    “我打提子的電話,關機了。之前我打過,她說要跟任先生談事情。這么晚了,她手機關機,聯系不上,會不會出什么事了?”胡敏急得不行。

    鄭軒挺直了腰桿,“她還是跟任世倫談去了?”

    “是的。”

    “知道他們去哪里了嗎?”

    “她沒有說。”

    “別擔心,去找她。”

    鄭軒掛了電話,拿著平板就出了門。

    他一邊走路,一邊打開平板,手指快速的敲打著,很快,一些監控畫面出現在屏幕上。

    這是從宴會地點接過來的監控視頻,他看到提子最后跟任世倫一走離開,上了任世倫的超跑。

    “這女人,腦子沒帶出門嗎?”鄭軒坐在車里,根據任世倫的車子一路追蹤。

    終于,他查到了車子的落腳點。

    把平板丟在一邊,立刻開車朝目的地出去。

    希望那女人能機靈點。

    。

    任世倫的手被提子反鎖在他的身后,手腕痛得他緊蹙著眉頭,手上的紅酒杯掉在地上,紅酒打濕了地板。

    “你這是做什么?松手!”任世倫怎么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有這樣的身手。

    提子沖他微微笑,“你不是喜歡哄女人上床嗎?上床之前,不應該有點前戲?”

    任世倫愣了愣,“你喜歡……”

    “對啊。sm,你玩嗎?”提子的手,握成了拳頭,砸在他的腰間。

    任世倫“哎喲”一聲,痛得他呲牙咧嘴。

    提子卻笑得更歡樂了,“怎么樣?受不受得了?受不了,那我們就談正事先。”

    “你,你竟然這么會玩,真是看不出來。”任世倫忍著痛,還沒有緩過神來。

    提子松開他的手,一把扯下他腰間的皮帶,拿在手上一梭,在空中揮了一下,發出響亮的一聲“啪”。

    聲音劃破了房間,讓人為之一顫。

    任世倫驚得眼睛都瞪大了。

    “你……”

    啪!

    一皮帶抽在了他的背上。

    任世倫咬牙。

    提子笑得跟個孩子似的,“看你的反應,好像是第一次喲。”

    “你,別再來了。”任世倫以前也嘗試過sm,但是他做不到。

    他最喜歡的只是用身體自帶的武器刺穿女人的身體,并不喜歡借用這些外在工具。

    從小,他都沒有被女人這么打過。

    提子揮舞著手上的皮帶,“不玩了?”真是沒用,還以為有多能耐呢。

    “不玩了。”任世倫搖頭,看著她臉上的笑容,忽然覺得瘆得慌。

    “可是,我興致剛來。”提子圍著他轉,“你知道的,這種興趣來了,要是不發泄,就跟你一樣,不射,得不到快感。”

    任世倫:“……”他緊張的咽著口水,“你竟然這么重口味。”

    提子聳聳肩,“一般人,我都不玩的。”

    “你把皮帶還給我。”任世倫真的是完全沒有想到,簡直是大跌眼鏡。

    這女人,簡直就是變態。

    他就算再怎么想要跟她上床,也不能被她這么玩。

    “不行啊。你都帶我來了,我怎么能半途而廢。這么大的總統套房,這么柔軟的大床,不做對不起你的一片用心。”提子臉上的笑容無害,甚至可以說得上是很勾人的。

    越是這樣的單純的女人,越能激起男人的禽獸欲望。

    不過,任世倫現在真的沒有心情。

    他被她剛才那一拳和那一皮帶抽得心有余悸。

    提子揚起皮帶,啪!

    又是一皮帶,抽在了他的腰上。

    “啊!”任世倫痛得驚叫喚。

    提子笑了,“叫吧。叫得越大聲,越好。”

    任世倫瞪大了眼睛盯著提子,“你別來了!”

    “好,不來。我們換一種方式。”提子手挽著皮帶,慢慢的靠近他。

    “你,你想做什么?”任世倫看到的不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走向他,而是一個女魔頭逼近了他。

    提子笑,“放心,我不打你了。”

    任世倫目光帶著懷疑。

    提子伸手,握住他的手,“我們,親密接觸……”

    瞬間,她用皮帶捆住了他的手腕。

    任世倫反應過來后,看著被綁在一起的手腕,“你……”

    “換種方式,會讓你更有感覺。相信我,很爽的。”提子的手撐著他的胸膛,目光溫柔,輕輕地推著他,一步步逼向那張大床。

    任世倫不知道她要搞什么名堂。

    “你喜歡上,還是下?”提子氣吐如蘭,眼神勾魂。

    那嬌媚的聲音,讓任世倫的心猛然一陣酥麻。

    這女人,還真是會玩。

    看著她這嬌柔放蕩的一面,剛才抽的那倆皮帶好像不怎么痛了。

    他跌坐在床沿,望著她,“你這樣綁著我,不是你喜歡在上嗎?”

    真是個有情趣的女人。

    提子笑了,“你說的沒錯。”

    任世倫也笑了,他主動的,慢慢的倒在床上,雙眸緊盯著他,“不過,得麻煩你幫我脫衣服了。”

    “沒關系,我樂意效勞。”提子爬上了床。

    伸出一雙素手,慢慢地摸上他的胸膛,手指在他的襯衣扣子上來回了一圈,然后單手解開。

    任世倫忽然很放松,慢慢的享受這樣的過程。

    以前,都是他做主導。

    那些女人,明明很騷,很浪,偏偏裝出一副害羞的樣子。

    上床前,各種推脫,不好意思。

    上床后,讓她們怎么擺姿勢,就怎么擺。

    呵,而這個女人,一開始她好像聽不懂他的暗示,沒想到是個高手。

    這種女人,他還是第一次嘗試。

    提子把他的襯衣解開了,露出他的上身。

    雖然長得是柔美了一些,但是這身材卻是有看頭。

    該有的肌都有,腹部的那幾塊腹肌肌理線條很明顯,一看就是個經常健身,保持身材的人。

    “怎么樣?滿意嗎?”任世倫見她一直盯著自己的腹部,心里得意,“下面,會讓你更滿意。”

    提子唇角輕揚,目光落在他那雙眼睛上,“是嗎?”

    “你脫掉自己看,就知道了。”任世倫笑的很是曖昧。

    提子的手,慢慢的靠近他的褲頭,忽然就停下了。

    “怎么了?”

    “沒什么。”提子的手,解開了他的褲子,里面是一條深藍色的子彈褲。

    她沒有脫完,只是看到了那內褲邊緣,就算了。

    任世倫皺了皺眉,“有什么問題嗎?”

    提子對他拋了個媚眼,“稍等。”

    她下了床,去了會議室,拉開抽屜,里面有油性大頭筆。

    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重新回到床前。

    “你做什么?”任世倫不知道她想干嘛。

    提子趴在他的身邊,扯開筆帽,筆尖落在他的胸部。

    那冰涼的觸感,讓任世倫的皮膚往上一哆嗦,“喂,你做什么?”

    “你不覺得有一股酥麻的感覺嗎?像這樣……”筆頭在他的胸部紅點畫了兩個圓圈,然后畫了一條線連接,最后一條直線往下拉,拉到他的肚臍處。

    一氣呵成,沒有頓一點點。

    任世倫搞不懂。

    提子在他的肚臍畫著,任世倫看不見她在寫什么。

    他正準備坐起來,被提子制止了,“不要看。等畫完了,我們就正式開始,好嗎?”

    聽了這話,任世倫停了下來。

    “你花樣真多。”

    “難道你不喜歡前戲嗎?氣氛調起來,才能更好的進入下一步。”提子眉眼帶笑。

    任世倫看著她的笑臉,真是個漂亮的女人。

    他想起了當年她拍的廣告,那個時候他就想認識這個女人。

    不過,美女太多,他又沒有回國,所以漸漸的就把她放在一邊了。

    今天看到她的時候,他就想起來她是誰了。

    時隔兩年,她真是越來越有魅力了。

    “你有男朋友嗎?”任世倫問。

    “怎么?你想當我男朋友?”提子連頭也沒有抬。

    任世倫笑了,“如果沒有男朋友,我們可以試著交往。”

    提子笑容加深,“這對于我來說,真是個好消息。”

    “那你同意嗎?”

    “你能在世襲商量給我們mn留一個專柜嗎?”提子停下了筆,微微抬眸,很認真的凝視著他。

    任世倫挑了挑眉,“你是我女朋友的話,別說一個專柜,十個都可以。”

    提子咯咯的笑著,“所以,這是特殊化?”

    “理所應當。我對我的女人,一向都很大方。”

    “認真跟你說,mn真的很想在世襲商場設立一個專柜,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們就簽合同。”提子忽然立起了身子,盤腿坐在他身邊。

    任世倫望著她,“事情還沒有做完,你就這么想要結果了?”

    “你不就是想要跟我上床嗎?”提子去拿來自己的包包,里面有一份折疊的合同,“你把它簽了。”

    任世倫很意外,“你竟然帶著合同?”

    “當然。我今天見你的主要目的,就是簽下這么入駐合同。”提子說:“你可以好好看一下,我覺得這份合同給商場的價格絕對是比其他入駐品牌價格要高一些。可見,我們是有誠意的。”

    “在我的概念里,金錢并不是體現誠意的東西。最能體現誠意的,就是春宵一刻。”任世倫并沒有忘記男女那檔子事。

    提子笑了,“如果,我不同意呢?”

    “不同意?”任世倫揚起了自己被綁著的手,“你都這樣了,不同意?”

    “之前看電影,看到了這樣的情節,今天就試一試,是不是有快感。”提子慢條斯理的拿出手機,剛才拿合同的時候,她就開機了。

    對著他的身體就是一陣猛拍。

    “你做什么?”任世倫這才驚覺這個女人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留個紀念。”提子下了床,揚著手機,“很上鏡喲。”

    任世倫不敢相信,他腰腹一用力,坐起來,看到自己的腹部上寫了好幾個字。

    短小,不一定精干。

    任世倫氣得額頭的筋都繃起來了。

    提子沖他笑,“字寫得還不錯吧。”

    “你!”任世倫氣急敗壞,他去解皮帶。

    也不知道這女人用的什么手法,他竟然掙扎不開。

    提子聳聳肩,“你別掙扎了。這種手法,只有我會解。你越想解,它就會捆得越緊。”

    “你,你真卑鄙!”任世倫不傻,他要再想不出名堂,就是真的傻了。

    剛才,她就像個狐貍精一樣,讓他忘記了去思考。

    這女人,竟然如此陰險!

    提子點頭,“有一點點。”

    “……”任世倫氣得想吐血。

    提子挑眉,“任先生,要不要你再考慮一下,跟我們公司合作。這樣,我們還是朋友。”

    任世倫氣急敗壞,他從來沒有被人這么玩弄過。還是一個女人!

    “如果我不呢?”

    “沒關系啊。以我們mn的實力,講真,我并沒有怕賣不出去這種擔憂。只是希望能多個地方賣,就多個地方嘍。”提子是真的無所謂。

    任世倫憋著一股子氣,“既然你這么想,為什么要用這樣的手段?”如此不在意,又何必多此一舉?

    她就不怕得罪了他嗎?

    “努力一把嘍。如果你經受不住我的威脅,同意了呢?”提子笑了笑。

    “哼,你還真會算計。”

    “生意人。況且,對付你這樣的花花公子,要是沒有點手段,怎么能在順利在你手中逃脫?”提子盯著他那張氣得通紅的臉,“我這也是為了我自身安全著想,希望任先生你能理解。”

    任世倫微瞇著眼睛,“你到底想怎么樣?”

    “你要是答應的話,我們就合作愉快。”

    “如果我不答應呢?”

    提子揚起了手機,“我這個人報復心很強。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就曝光你的照片。對于你來說,可能無傷大雅,但是我得到了報復的快感。我這個人跟你恰恰相反,我在乎過程,不在利結果。”

    任世倫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快要氣炸了。

    再不好好的平復自己的心情,血管都要氣爆了。

    “看來,你還是很在意。”口是心非的女人。

    “還好吧。我在意的程度,就跟你在乎這些照片流出去的程度是一樣的。”

    任世倫冷笑,“你是第一個感這么對待,并且威脅我的人!”

    “凡事都有第一次。以后再遇上,就不會這么震驚了。”提子似在開解他,“很多事情,都需要有一個接受的過程。”

    “……”

    任世倫做了好幾個深呼吸,很快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被氣死。

    他壓抑著那口怒氣,“給我簽!”

    “是嗎?任先生答應了?我想問一下,是自愿的嗎?我這個人,真的很不喜歡不情不愿的合作關系,這樣對以后的工作發展不利。”提子很認真的看著他。

    任世倫真的很想揍人。

    “松開我!”

    “好。”

    提子倒是很爽快的就給他松了綁。

    她解開了皮帶,沒有還給他。

    “任先生,先把褲子扣上好嗎?”提子用眼神提示著他。

    任世倫握緊了拳頭,很想揍過去。

    但他還不至于去揍女人,扣好了扣子,瞪著她,“皮帶還我!”

    提子揚了揚眉,把皮帶還給他。

    任世倫系好了皮帶,“所以,你說的什么sm,也是假的了?”

    “剛才說了,前兩天看電影學的。”

    “哼。你可真行。”他竟然被這個女人這三兩招給騙得團團轉。

    提子笑了笑,“過獎了。”

    任世倫現在看到她的笑容,就一肚子的火氣,還有恥辱感在他心上久久不散。

    剛才發現的現在回想起來,簡直就是一種羞辱。

    “mn有你這樣的負責人,還真是不得了。”任世倫拿過她手上的合同,大致掃了一眼,“筆!”

    提子把筆遞給他,“跟任先生比起來,我還差多了。”

    任世倫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冷笑一聲,“是我比不上你。”

    “大家都不要謙虛了。”提子見他簽了名,心中歡喜。

    “我告訴你,如果mn的銷量達不到我們的標準,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也會給你撤了!”任世倫很氣憤,把合給還給她。

    提子接過合同,“這個您放心,只要您不使詐,世襲在一起,我們mn就在世襲一天。”

    任世倫冷哼,“你倒是挺有自信的。”

    “這是我最大的優點了。”

    “我告訴你,今天這筆賬,我不會就這么算了。”簽了字,才覺得自己真的是腦子當機了,居然這么輕易的就被威脅了。要是不放兩句狠話,簡直有失他的身份!

    “任先生不管放什么招,盡管來就是了。”合同簽了,什么事都不是事了。

    任世倫看到她囂張的樣子,真的是很想揍她。

    忽然,門從外面被人狠狠的一腳踹開了。

    ------題外話------

    哈哈哈,鄭軒來,會看到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