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0章:我們要報復(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讓李金生去和鐵路那頭把房子的事情定下,從耀景街出來,李憲心里樂開了花。

    耀景街22號這樣的房子,所謂的20萬價格,說的其實是地皮價格,而不是房產價格。類似群芳里那些個民國和百年建筑,說拆咔咔就拆了,可見這樣的房子現在就是當廢品處理的,政府還不怎么待見。

    不過放在日后,那可是個寶啊、

    市中心的房子,旁邊兒就是哈工大,往遠了走沒多遠就是政府,配套設施要啥有啥。再等十幾年周圍一通拆遷之后發展起來了,別說這樣的房子,獨門獨棟的小院兒你上哪兒找去?

    這樣的房子現在看著舊了些,周圍全是平房區,破爛了點。可是往后是拆一處少一處,金貴程度堪比京城大四合院。往后二十年,再想進這樣的房子那都得買票!

    而且更重要的是,李憲大學時代曾經在這附近生活過整整四年。

    想到自己大學時代那些認識的人,沒準還能在這兒見到,他就一陣開心。

    排出一些現在還是精子的那部分,余下的那些人……現在都還年輕吧?

    帶著這種憧憬,李憲微微一笑,在街口攔下了一個出租車。

    ……

    李憲不知道的是,在他看房子的時候,集團里已經熱鬧開了。

    新北集團可以說是冰城企業中的新貴,李憲連續拿到省優秀企業家,年度創業青年,新北集團拿到省優企業,四個品牌全部獲得省優榮譽的情況下,這段時間沒少報道。

    作為省內名聲正旺的企業,在遼省被競爭對手扣押貨物和業務員,除了具有相當的新聞性之外,更是激起了各個地方報社的鄉黨情緒。

    在集團公關部將林翠公司在遼省的遭遇反映給各個報社之后,一大波記者蜂擁而至。

    像省民日報,冰城晚報,龍江省新聞報和幾個發行量比較大的日刊報社,基本上都到了位。

    而一些聽到了消息過來蹭新聞的花邊小報,也趕了過來——作為一個新晉企業家,李憲二十郎當歲的年齡本身就頗具傳奇,但是無奈李憲太過低調,不論是感情生活還是交際圈子,都顯得跟冰城有些神秘,甚至是格格不入。

    要知道,自從橋四被槍斃之后,這些街頭小報好久沒有什么關于城內富豪的消息,都快變成文獻考古工作者了,天天扒野史艷史的博人眼球,現在好容易聽說新北集團和李憲這有了新聞,還涉及到和如日中天的沈洋飛龍,給他們可樂壞了。

    面對三四十號記者,集團的公關部不得不空出了一間會議室,就眾人引領到里頭,召開了一個臨時的記者見面會。

    當李憲回到公司的時候,見面會剛剛開始。

    主持會議的是公關部副經理席曉華。

    正當席曉華原原本本,帶著個人的些許憤慨將林翠公司在沈洋的遭遇敘說完畢之后,會場里邊不知道是誰先低聲呼了一句“李總”,便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門口去!

    在場的很多記者還不認得李憲。

    雖然早就知道李憲年輕,但是見到這個一頭短發格外精神,臉上卻似乎帶著寫困倦的小青年站在門口,接受著現場維持秩序的保安和公關部工作人員的招呼和問好,立刻就圍了過去。

    “李總,關于沈洋飛龍在此次事件里的作為,請問你有什么看法?”

    “李總你好,我是日報記者王陽,剛才席經理說昨晚是你親自帶人去沈洋將被扣押的業務人員接回來的,請問你和當地相關部門和飛龍公司接觸了沒有?”

    “林翠公司是否會對飛龍展開報復?”

    “李總!李總我是龍江晚報記者姚蘭,請問在林翠公司歸真堂一路高歌的情況下發生這樣的事情,能否影響到林翠公司和新北集團在保健藥品領域未來的布局和發展計劃?”

    “李總,李總說句話吧!”

    面對眾記者的嘈雜的詢問,李憲默默不語,直接分開人群,走到了席曉華身邊。

    席曉華見他似乎有話要講,便主動將位置讓了出來。

    會議室不大,也沒有配備什么話筒音響的必要,李憲就那么在人群之前站定,伸出雙手徐徐一壓。

    場面安靜了下來。

    “剛才問問題的朋友太多,沒辦法一一解答,請理解。”李憲微微欠身,對臺下微笑道。

    一開口,李憲的尊重就贏得了在場記者們的好感。

    再次起身,李憲的面容嚴肅了下來。

    看著臺下一群家鄉記者,他深吸了口氣:“在我的印象之中,企業的一生,就是雕刻的一生。老板,員工,股東,都是雕刻家。需要用他們手中的刻刀,一刀一刀將企業這個豐碑這個雕塑謹慎入微的雕刻出來。但是很遺憾,事實證明并不是所有的企業家都是跟我一樣的想法。在昨天,飛龍用他們手中原本應該雕刻自己的刻刀,在我們新北集團林翠公司身上,狠狠的剜了一下。”

    受到他的情緒感染,在場的林翠公司工作人員都攥緊了拳頭。

    但是在場的記者,卻為他說的這個“企業雕塑”論眼前一亮。這時候還不興什么錄音筆,在場的記著一律都是拿著筆記本和鋼筆。在李憲話音落下之后,現場一陣沙沙的聲響,很明顯是在記載李憲的剛才妙語。

    在對昨天的事件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之后,李憲繼續說道:“現在,我統一回答你們的問題。首先需要聲明的一點是,林翠公司在保健品領域布局東北市場向南發展的目標,絕對不會變。”他說的斬釘截鐵:“尤其,是在我們遭受了某行業領先企業近似流氓的惡性競爭手段之后!”

    都是家鄉人,發生這樣的事情同仇敵該的情緒本來就有。現在李憲堅定的態度瞬間將在場的記者們感染。

    “其次,我們會不會報復?”李憲用目光巡視了一周,“商場是是非地,商人是是非人,錢是是非物。所以在之前的經營之中,我們都萬分的謹慎,生怕惹出不必要的麻煩與過節。”

    說到這里,李憲卻突然抬起手指:“但是這次,報復,我們肯定要報復!”

    “這個報復,說的不是去砸,不是去耍臭無賴。新北集團是一家新企業,更是一個有夢想也有底線的企業。我們會在市場上,用產品的市場占有率堂堂正正的展開報復。讓飛龍公司見識到,做好企業,做好市場的根本,不在于怎么下作,不在于怎么利用當地機構的打壓去排出競爭對手,而在于服務,品質與誠信!”

    “好!”

    “說的太好了!”

    還沒等李憲說完,會議室里便響起如潮般的掌聲。

    在熱烈的掌聲之中,薛靈也拍著巴掌走到了李憲身邊,側過身去低聲問道:“剛才到處找你找不到,你干啥去了?”

    “買房子。”

    李憲面無表情的回答,讓薛靈汗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