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我把东州送你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4187;?#21483;天佑王的将领整兵,?#24187;?#22868;回苏府,查?#21483;?#23454;。

一路上,我反复告诫自己,这不过是天佑王使的伎俩,想支开我好同去东州的将领密谋罢了。

苏府外白笼高悬。

一步一步踏行,扣住铜环轻击。

开门的是汤十一。

他又变得胡子拉碴了。眼睛也猩红的厉害。

瞧着他眼里猩红,困乏极了的样子,我心里竟也升起一股子悲意。

汤十一?#20384;矗?#30520;间神色一黯,直对着我的肚子狠狠一拳。

猝不及防。

跌落地上时,嘴里吐了一口血出来,身上的疼,与心尖头的文火慢熬比,?#23545;?#31639;不得什么。

管家急忙赶到,将我搀扶起身。

望着院中挂满白帆的的灵堂,用袖口蹭去血迹,不敢再踏前一步。

我看向管家道:“我要去趟东州,好好?#20384;?#21518;事。”

我胆怯了。

我不敢踏进眼前方寸处的门槛。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21578;?#36523;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这是大瑶首相冯延的诗,名唤长命女。”

“我愿你,日日如春宴,有酒有歌,一生快活。我愿你有个意中人,相伴终老。”

那年春天梨花?#31508;ⅲ?#25105;爱极了洁白如雪的梨花,飘了满院子。

而长命,是那无尽雪白的花瓣中,最娇艳的一抹红。

我为她取名长命,愿她长久,愿她一生快活。

却?#31449;浚?#21629;薄。

汤十一冷眼看我,从背后拔出大刀横在我身前。

“苏阳离,你今天要是敢走。老子和你的情分,就一点都没了。”

我想知道长命是怎么死的。

我更想好好送长命离开这个人世间。

但不能。

至少不是眼下。

东州眼看国破,我不能不?#21462;?br/>
孰轻孰重,我必须拎得清。

多年后我?#23545;?#20799;的?#39545;?#33970;岐山上,看着帝城阳春三?#24405;?#26611;絮纷飞,一朵红雏落到手心,想起炙热如火的长命,才发觉当年自己并非为了大义,只不过惧怕罢了。

惧怕所亲所近,一心守护的人,?#31449;?#27809;保得住。

一双眼蒙上薄雾,顿了半晌才看向汤十一:“十一,今日你打也打了。可出气了?”

“我让你熟读兵书,你可有读?”

“好男儿顶天立地,合该保家卫国,救黎明苍生于水火,而不是用刀刃对准恩人。”

汤十一见我全然不提长命,气极了。

管家生怕他一?#31508;?#21435;理智,?#20040;?#20992;砍向我,?#22868;?#20280;手去挡刀。

不过,他似乎成熟了许多。

猩红血眼只懒懒瞧了瞧我,便收?#35828;?#23376;决然转身。

我晓得,这回,他是真的生气了。

只怕我没?#35828;?#21531;。

没了长命。

又要没了汤十一。

……

甄富贵打起?#27748;矗?#19997;毫不输玄一。

他带着从前羽林卫的旧部,一?#36820;?#27585;了不少各国暗探据点。

不仅如此,被后人称道的?#25226;?#25160;之?#20581;保?#20063;是由他为首,带着东州残兵,将兵力两倍有余,盘踞在东州国境的青海州国兵?#21487;?#30340;兵败北窜。

大战结束,东州从前的兵几近覆灭,往日盘踞在南边山头山,我?#22797;?#33510;求不肯增援的青州兵士,也终于肯下山了。

天佑王的亲将笑得极和煦,见了我恭谨至极。

这些日子甄富贵和潥阳两将生威,成?#33487;?#20010;东州的英雄。

潥阳也不如一开?#36857;?#19968;双眼含情脉脉总瞧着我。

现下,潥阳总爱找甄富贵,?#25910;?#23500;贵做帝城“城管?#31508;奔?#38395;了?#30007;?#36259;事。

天佑王的亲将,在东州大胜的第三日,将蜿蜒十里的嫁妆抬进了东州帝城。

那亲将笑眯眯地看看我,又笑眯眯地看看潥阳。

甄富贵胡子拉碴地扛着刀,?#39545;?#25105;身侧一言?#29615;ⅰ?br/>
先前两个月,难熬极了。

天佑王的亲将和兵士,安稳地坐在南边山头上,日日吃米喝酒,纵我亲自上山求了一回,也不肯出兵相援。

潥阳笑着将悉数嫁?#31508;?#19979;,也笑吟吟的,眉心一皱:“将军,城中粮少,可分些给百姓?”

那亲将见潥阳收了嫁?#20445;?#33258;是高兴极了。

略沉吟,便道:“可将七成军?#36214;?#36192;,以固两国姻?#20303;!?br/>
潥阳听罢,皱着的眉头纹丝不动。

亲将把心一横,道:?#29100;?#25104;!”

潥阳的眉?#20998;?#20110;舒展了。

紧跟着,潥阳嘴角垂下:“先前孤立无援,困死苦斗,是东州的百?#31449;?#20102;衣裳出来,给兵?#30475;!?br/>
甄富贵点头,帮腔道:“现在仗是打完了,可百姓?#33108;?#32570;衣裳,残存的军士也缺衣裳。”

亲将笑吟吟道:“如今东州无兵力驻守,青州将士可伸以援手!”

潥阳笑:“何日可进驻?”

亲将道:“今?#21344;?#21487;。”

潥阳又道:“?#19978;?#36192;米粮?煮粥施斋?”

那亲将略又疑虑,转头看向我。

我则也笑吟吟地,安抚道:“两国联姻,可行义举,方显青州大国风范。”

亲将将储粮运进城门,只等?#38498;?#24102;兵进驻东州。

闸门突坠,墙门内堆满米粮,墙门外是傻了眼的青州军士。

两个月来,我从不曾笑得如此开怀。

潥阳也笑得格外开怀。

甄富贵看了潥阳一眼,嘴角向上扬起。

那些军粮煮成粥,分外甘香。

城中百姓抢着分食,我也凑了个热闹,叫甄富贵去抢了一碗。

只是人人见甄富贵走来,便自主分成两道,没人与他抢。

好生少了些趣味。

潥阳收了嫁?#20445;?#21364;告诉我,她不嫁了。

她仔细瞧着我,恨不能将我瞧透了。

“他是个好帝王?”

我毫不犹豫道:“是。”

潥阳又?#23454;潰骸?#21487;有一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九州各国同一度量衡,经商往来,人世?#27604;伲俊?br/>
我看着她,笑道:“快了。”

她似是下了好大的决心,直直看着我道:“我把东州给你。”

我从怀中摸出折扇,甩开道:“我把富贵送你。”

潥阳一愣,陡然笑道:“本公主,不缺富贵。”

“此富贵非彼富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群英会电子走势图app 双色球的技巧 排列五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平均遗漏值 德州扑克教学 手机号规律 2019126双色球开奖直播 云南十一选五荐号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遗漏 查看河北福彩二十选五 重庆ssc计划软件 意甲威廉希尔 香港赛马会内部透码区 斗鱼直播牛牛视频 江西快3预测精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