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孤村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年离家,老朽得归。其?#34892;?#22659;,实在不足为外?#35828;?#20063;。

老兵久久站在村口,目光满是怅然。

若是年纪折半,他还能?#24066;?#19968;回,高呼着故友?#30528;?#30340;名字,大步?#32426;?#23478;门。

?#19978;В?#27492;身已是耄耋之年,故园早已物是人非。最怕呼唤之人,早已天人永隔;奔向的家,也已然荒废倾颓。

他只能以满含着犹疑、探究、希冀的目光,打量着村子,打量着这雾气笼罩中的一草一木。

大抵还是几十年前的模样。

只不过,西家的园子大了一圈,东家的枣树高了一些。

依旧见得,男人们扛?#25490;?#20855;说笑而过,女人们聚在角落谈些?#39029;?#37324;短,几个孩童?#28216;?#27668;里钻出来,又打闹着钻进巷子去,留下一连串的嬉笑声。

他的目光徘徊着,忽而停留在村口的一个老人身上。

“阿黄?”

老兵的声音透着难以置信。

“是你么?阿黄!”

可这老头好像有点耳背,老兵一连唤了好多声,都没有回应。

只走到眼前,面当着面,老头浑浊的眸子才有了几分神采,终于注意到了眼前人。

“大郎?”

老头含糊的声音好似梦呓。

“严家大郎。”

老兵连连点头。一?#22868;洌?#20004;个老头竟然?#34892;?#25191;手相看泪眼的意思,大?#32622;?#24819;到对方都还活着吧。

两人叙了一段旧情。

老兵迟疑了一阵,还是问出了那个让他忐忑万分的问题。

“我家里人……还在么?”

老头听了,却是欲言又止,沉默着指向了村子深处。

在那里,雾气稀薄的地方,累累松柏苍翠欲滴。

…………

一片郁郁的松柏林?#23567;?br/>
老兵无言地伫立在一排墓碑当前。

许久。

他才指着其中两座石碑说道:

“这是家父与家母。”

“我离家之时,他们正当壮年。我总说,我都已经垂垂老朽,两老想必也辞世多年,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在床头尽?#29615;?#23389;心,在生前见上最后?#24187;妗?#20294;心底里,我又何尝没有想过,当?#19968;?#21040;家里时,会不会有两个比我这老朽更加老朽的人在等着我呢?两老平日里惯爱积德行善,未必不能长命百岁。”

说完,摇头失笑,好似在笑自己的“贪得无厌?#34180;?#20182;走了几步,又指着另外两座墓碑说道:

“这是舍弟夫?#23613;!?br/>
“我离家从军之时,舍弟还是垂髫小儿,一天到晚总爱追着羊家的丫头转,没?#19978;?#36824;真成了夫?#23613;?#25105;那时候总爱拿这事儿逗他,不过看着他们,就想起了我与……算了,说这个干什么?我以前总是?#32772;?#35201;是我能回家,唯一认得我的亲人,大概也只有这个弟弟了吧。没?#19978;搿?br/>
话语徒然化作一声叹息。

他又转到下一座墓碑当前。

“这是我那未曾谋面的侄儿。”

“泾原兵变之时,我随军北上靖难。那时,我与家人的音信尚未断绝,舍弟托人为我送来喜讯,说?#24050;?#23478;后继有人,弟媳生下了一个侄儿。我?#31508;?#36824;特意买了?#24187;?#25320;浪?#27169;?#24819;着打完这一仗,就回家将鼓送于侄儿作周岁礼。谁知,这一去,就是辗转半生。”

他注视着墓碑,上边长满了青苔,字迹也因常年累月的风吹雨打模糊许多,看起来,比先前几座都要残旧。

“?#20197;?#24819;着,我都已然老朽,侄儿也已然长大成人,这鼓也就送不出了,留在身边,也不过是个念想。没想到……”

他长叹一声,从怀里取出面拨浪鼓放在墓前。

“还是用上了。”

而后,他又挪步到了最后一座墓碑当前。

这墓上栽种的柏树最新,但看来也有十数年。

因为缺少打理,墓上生满了茅草,石碑也被青藤缠绕覆盖。

老兵扒下一些葛藤,窥见了隐藏在后的名字,却是哈哈一笑。

“原来这是我的墓。”

他点?#35828;?#22836;。

“也是,几十年来音信断绝,天下又战乱?#36861;住?#23478;乡人大抵都认为,我已经死在某个战场上了吧。这样也好,省得家里人挂念。”

他转过头来,挤出个说不出是笑还是哭的表情。

“一?#31508;?#24577;,让道长见笑了。”

李长安摇了摇头。

“人之常情。”

罢了,老兵又领着李长安去了旁边的?#21487;帷?br/>
那是他曾经的家,如今只是座荒废的农家小院。

此时的老兵已不如来时?#21069;?#20581;谈,显得恍惚而又沉默。

推开院门。

庭中理所当然的杂草横生,漫过腰际的蒿草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几乎找不到可以落脚的空隙。

两人只得在草丛中趟出一条路径,试图去厢房?#34892;?#24687;。

然而,老兵刚轻推了下房门。

整扇门板就“?#38738;輟?#19968;声倒了进去,?#20284;?#28459;天烟尘,还惊到了在屋中筑巢的雀鸟,扑腾着翅膀满屋乱撞,不知怎的?#37319;?#20102;屋瓦,“哗啦啦”掉下?#27492;?#20102;一地,留下一个大洞里,鸟儿投向青天的剪影。

老兵只得灰头土脸退回来,对李长安歉意苦笑:

“不料?#21487;?#33618;?#29616;?#27492;,实在怠慢道长了。”

“无妨。”

道士挽起袖子。

“方外之人哪里不能容身呢??#34180;?br/>
说完,两人一起动手,在院?#27704;?#28165;理出一块地方。

老兵是个歇不住的人,搬开了井口的?#25925;?#21448;从房间里翻出了炊具,再出门去,去东家借了些米,向西家要了些菜,埋锅造饭就折腾起来。

李长安没去搭把手,只让驴儿自个儿在院?#27704;?#21507;草去,自己倚在门边,望着村中的人物。

雾气依旧没有散去,缭绕在村庄每一个角落。

老实说,道士从郁州一路走来,沿途所见,不是满怀惊惧的坞堡,就是残破凋零的荒村。眼前这么“热闹”的村子实属?#22868;?br/>
只不过。

扛?#25490;?#20855;的男人们反反复复走了好几遭,总是不曾归?#19968;?#26159;去田地;女人们聚在一起聊了半天,但话语却总是模模糊糊,乃至于辨不清语调?#33618;?#20123;孩子,一遍又一遍?#28216;?#27668;里跑出来,打闹着、嬉笑着,又钻进雾气里,总是重复着转圈圈……

李长安正看得出神。

“道长。”

老兵端出了汤饭。

“可以吃饭了。”

他把饭菜搁在院中一个大石墩上。

这石墩子上面平整,大小也与桌子相似,旁边还散着几个小石桩。可以猜?#32772;?#27599;当夏日晚上,星河璀璨,这家子就坐在这里玩耍纳凉。

老兵显然也是睹物思人,?#20004;?#22312;了昔日时光中,久久,才捩了下发红的眼角。

“粗茶淡饭,道长莫要嫌弃。”

慌张盛起汤饭。

?#25170;?#29992;,请用。”

然而,道士却至始至终没?#24515;?#36215;筷子,?#21561;?#35828;了一句:

“老丈,你这饭我却吃不得啊。”

老兵?#35835;算丁?br/>
“可是饭菜简陋?”

李长安答非所问,慨然一?#23613;?br/>
“你还没想起来么?”

老兵茫然不解。

正在这时。

太阳终于越过山脊,高悬正空,正午的阳光投射下来。

而村中那缭绕不散的雾气,像是遇热即化的薄冰。滚烫的阳光一照,便剥离下一大块。

顿时。

门外那宁静祥和的田园画卷,如同被撕下了一角,露出底下惨淡的真实。

杂草丛生的道路,荒凄破败的屋舍,以及无人收敛的骸骨。

“这……道长……这?”

老兵瞪大了眼睛,语无伦次。

他抬眼看向对面,却瞧见道人面带悲悯,手捏法诀,轻声念诵:

“十方诸天尊,其数如沙?#23613;!?br/>
老兵听在耳中,脑中蓦然一阵恍惚,竟?#32769;?#24819;起了幼年的时光。

那时家里在潇水城中经营着一家酒坊,平日里在街头玩耍,与旁边邸店的女儿阿?#24223;?#21892;。也算是青?#20998;?#39532;、两小无猜,只是后来家里生意有了变故,发卖了酒坊,回到了村子。

“化形十方界,?#21344;?#24230;世人。”

他又想起少年时光。

那时的他少年意气,不爱读书,惯爱飞鹰走马、任侠意气。有天惊?#26049;?#20154;作乱,竟是占据了县城。?#29615;?#38754;是担?#21069;?#26757;,另?#29615;?#38754;为了胸中热血,不顾家人劝阻,执意从军讨贼,要?#20960;?#23553;妻荫子。

“委炁聚功德,同声救孤魂。”

他又想起壮年时光。

曾经的梦想早已破灭,上头的割据与叛乱一刻不曾停息,今日是官军,明?#31449;?#25104;了?#19995;簟?#23478;里断绝音信,身边的朋友也相继死去,只余孤身一人浑浑噩噩、浊世浮沉。

“火翳成清署,剑树化为骞。”

他又想起老年时光。战阵之上,虏箭如?#22330;?#37027;面燕字大旗却在北风之中猎猎招展,向前,向前,再向前!那豪迈雄壮的身影点燃了他胸中久违的热血,他奋起?#19979;?#20043;躯,?#20035;老?#38543;。直到破阵三重,他才发现腰腹上,插着一支重箭。

“上登朱陵府,下入哀生门。”

还是那面燕字大旗。

旗帜下,青幡招摇,漫天黄?#35282;?#21367;入北风,飘飘洒洒向南而去。

穿着彩衣的?#38075;?#36339;着怪异的舞蹈,含混不清的语调在旷野中回荡。

“魂归去兮!魂归去兮!”

……

经?#26576;?#32610;。

老兵从恍惚?#26032;?#24930;醒来。

“原来……”他喃喃道,“我已经死了么?”

他茫然举目张望。

雾气已散,方才那个宁静祥和的小村子仿若梦幻泡影消失不见,留下野草在?#24615;?#21644;骸骨中,迎风“簌簌”作响。

再看石墩上的汤饭。

不过两碗浑浊的黄泥汤和一碟?#27704;?#33609;叶而已。

老兵懊恼地一?#21738;?#38376;,?#37202;?#36523;来,冲道士诚恳地鞠了一礼。

“?#22836;?#36947;长费心了,陪我这个死不自知的糊涂虫折腾了一回。”

?#25170;?#21306;小事不足?#39029;蕁!?#36947;士回到,“到了幽冥,?#22836;?#20063;给燕兄捎去一声平安。”

老兵躬身应喏,只是突然?#34892;?#25197;捏。

“若道长去了潇水……”

他一张老?#23576;?#28982;微微泛红。

“能否去城东俞家邸店,帮?#30097;?#21477;话于……哎,还是罢了,这么大把年纪了。”

说着,他在尘世逗留的?#22868;?#28176;尽,身形面容也渐渐变淡。

他又收敛起神态,对道士郑重说道:

“村子荒废到这般地步,满地骸骨都无人收敛,也不知左近的县城又是什么模样?道长此行,万望小心啊。”

李长安点头。

“我自晓得。”

?#32610;?#37325;。”

?#32610;?#37325;。”

罢了,老兵身形彻底消失不见,只余下一身残?#31080;住?#22103;通”坠地。

李长?#27493;?#20854;拾起,拂去尘埃,带入松林,放到了老兵的坟前。

他又抽出长剑,割去墓碑上的藤蔓。

但见碑上镌刻着:

严松之墓。

长庆二年故人阿梅设衣冠于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点石成金刮刮乐有技巧 甘肃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安徽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河南22选5走势图首页 上海快三走势图表三基本走势图表 电子游戏ag真人视讯厅 贵州十一选五技巧视频 国家彩票预测官方网站 足球任选9场 陕西11选5 赛马会app是什么平台 高频彩稳赚 福建11选5玩法说明 浙江体彩6+1网上购买 娱乐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