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河北使者许攸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陶商跟袁谭说自?#27827;?#20107;要办,就先行告辞了。

袁谭身为俘虏,自然不会多问,只是让陶商自便。

陶商随后便更换了衣服,在议事厅接见这位从邺城?#20384;?#30340;使者。

许攸位列袁绍麾下八位最重要的谋主之一,在袁谭被生擒之前,早就已经是被袁绍任命担当全权负责与陶商沟通,负责赎回袁谭的要务。

?#19978;?#30340;是,袁绍这一次有点所托非人了。

这三个多月的时间,许攸一直没有动作,其原因很卑劣。

陶商通过糜家,在这期间不停的给许攸使钱。

许攸一开?#23478;?#24456;犹豫,但金钱的魔力和诱惑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他的心灵在几番来回冲击之下,最终还是拿了徐州人的钱。

因为在他想来,徐州人是不敢杀袁谭的,毕竟陶商虽然占据东南半壁江山,但袁绍的整体实力还是要强他数倍,特别是北方士卒高大健壮,勇猛善战,战马又极多,真惹怒了袁绍,倾河北之兵南下,陶商焉能挡得住这雷霆的一击?

有基于此,许攸就暗中的收了钱,并偷偷把时间往后延了一下。

但时至今日,已近年关岁尾,许攸实在是不能再拖延了。

他一直在跟袁绍说解救大公子乃是要事,不可不甚重,?#21482;?#34892;事之下,未免得不偿失,一定要准备周全。

这个理由撑到现在,已经是不能再用了。

你准备的再周全,还能准备到来年去?

值此时节,许攸只能是亲自出马了,风尘?#25512;?#30340;来见陶商。

厅堂之中,除了陶商和许攸之外,只有裴钱一人伴随陶商左右。

陶商冲着许攸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直接开口:“前一?#38382;?#38388;,糜家商号那边,准备了?#29615;?#24180;终的贺礼准备给许公送去邺城,如今许公既然亲自来了,那正好一并带回去,?#24425;?#24471;我们的徐州人车马?#25237;?#20102;。”

给许攸送礼的一?#31508;?#31964;竺手下的商号,但许攸自?#24187;?#30333;幕后的真正黑手是谁。

不过许攸也丝毫不惧,他可不怕陶商回头能坑害他。

收陶氏的礼品的事情,许攸做的极为隐秘,就连那些暗中替他操持的人,最近也都被他处理了。

而且大笔的金钱已经被他转移,可谓神不知鬼不觉,死无对证。

“太傅说笑了,攸若是这么拿着东西回去,大将军岂能相容?太傅这是存心不想给我礼?#36153;健!?br/>
二人对视了一会,突然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

笑声过后,陶商方才问许攸道:“不知道子远先生,?#38405;?#23478;大将军可是真心实意的?”

许攸的背脊直了一直,面色一正,道:“自然是忠心的,攸对大将军忠心不二,天地可鉴,我此生当为袁氏臣,死亦为袁氏鬼。”

陶商恍然的“哦”了一声,道:“既然子远先生对大将军这般仁义,那为何又要收陶某的钱财?难不成不怕耽误了大将军的大事。”

许攸嘿然一笑,道:“钱也赚得,忠义也当得!某料太傅不敢擅杀长公子也……毕竟以徐州的情况,现下可是不?#25954;?#35302;怒大将军的虎须,以免引?#36766;?#35206;之灾,太?#25285;?#25105;说的对否?”

陶商的眼睛轻轻?#24187;小?br/>
许攸这老小子,确实是有些本事,?#20174;?#24555;,有心机,思?#38750;?#26224;,单凭刚?#32773;?#30340;那几句话,陶商就知道他的本事应不在陈登之下,至少不会低太多。

陶商的脑海中在飞速的运转,他料定许攸此番是来要人的。

但?#29615;?#38754;他要想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对策,另?#29615;?#38754;,他还要想办法通过许攸摸摸袁绍的?#20303;?br/>
看着陶商皱眉低头没有说话,许攸露出了一丝自得的笑容,道:“太?#25285;?#35768;某人说的不错吧?”

陶商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奈道:“许兄猜错了……这事我有点对不起你,昨晚和袁谭喝酒时,那混蛋跟陶某拌嘴,陶某一?#26412;?#24615;大作,耍?#21697;?#21629;人?#35328;?#35885;给砍了,眼下正?#20843;?#24590;么处理这事呢。”

许攸的脸色顿时泛上一层铁青。

“太傅可?#24515;?#32781;笑于我!”

陶商冲着许攸拱?#20540;潰骸?#35768;公,我对不起你……来人啊,?#35328;?#35885;的人头给?#39029;实萆侠礎?br/>
裴钱跟陶商时间长了,心思缜密,知道陶商糊弄人,但也是装模作样的要去安排。

便见许攸一个蹡踉,直接软趴趴的瘫倒在原地,差点没给陶商跪下。

“许公,你怎么了?”陶商奇道。

许攸颤巍巍的指着陶商,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咬牙切齿道:“你、你虎啊!显思公子乃是大将军的长子,虽不得其亲,却也是生身骨肉,你杀了他,莫非不怕大将军来年开春将你徐州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陶商随意的耸了?#22987;?#33152;,道:“不是跟你说了是乘着酒性杀的吗?我也不是故意的。”

许攸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在地上。

“堂堂当朝太?#25285;?#24590;么这般任性?没事你喝那么多干嘛!早点回去睡觉不行啊!”

陶商无奈的一笑,道:?#21543;北?#26432;了,后悔也没有办法,反正左右袁绍日后都得是出兵徐州,我杀不杀袁谭,其实也根本?#35851;?#19981;了徐州的结局……袁绍总归都会?#22336;?#25105;,我这次大不了玉石俱焚。”

许攸气的直瞪眼:“你倒是想得开!可我呢?许某负责与太傅商讨?#25442;?#20107;?#32781;?#20320;这样行事,岂非是拉我做?#35828;?#32972;?!”

陶商微微一笑:“我管你去死。”

许攸欲哭无泪。

眼看着许攸那双瞪大的眼睛中射出的怒火,还有魂不守舍的悲哀表情。陶商乐了。

“我逗你玩呢。”

许攸:?#21834;?br/>
“袁公子还在我的府邸中饮酒,安然无恙,我们适才刚刚喝过一顿,我就是看先生那么自信的揣摩我,故意吓吓你而已,还请子远先生勿怪。”

许攸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

他适才得意洋洋的说陶商不敢杀袁谭,结果人家随便演了一出戏,就把自己给吓屁了。

这小子,果然是如同大将军所言,着实是个妖孽啊。

“太傅身为朝廷重臣,竟然如此随意胡言,难道不自觉有失体?#38472;穡俊?br/>
陶商呵呵一笑,没有在意许攸的指责,突然道:“子远先生,我适才说我杀了袁谭,你气愤之下对我说了一句‘难道不怕袁大将军明年开春?#22336;?#20110;我?’……看来袁绍已经把南下的日期和行程,都安排好了呀,陶某真是得?#24653;?#20320;的这份重要情报。”

许攸这下子可是真要吐血了。

“我、我没说!不是我说的!”许攸激头掰脸的失口否认。

陶商浑然不在意,对许攸道:“先生此番乃是奉袁绍之命前来赎回人?#30465;?#36825;样吧,你回去告诉袁绍,人质?#19968;?#36824;回去,?#21155;?#36174;金吗?我只要一百斤麟趾金,?#35206;?#19968;千石,足矣。”

“啊?”

许攸来前,本来已经跟陶商做好了讨价换价的准备,什么数万石的?#35206;藎?#25968;不清的金箔,城池,人口,徐州与青州的地域划分,许攸条条框框都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就等着陶商狮子大开口。

可?#33041;?#24819;到,陶?#38518;?#22068;居然就要这么点东西?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些东西,还没有糜竺这几个月送给许攸的东西多呢。

“太傅此言当真?”许攸疑惑的看着陶商,询问式的咨询。

“陶某乃是天下知名的赤诚君子,一言九鼎,自然不会撒谎骗你。”陶商拍着胸脯道。

许攸听了这话恨不能一口浓?#20302;?#20182;一脸。

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刚才骗自己?#35328;?#35885;杀?#22235;亍?br/>
“既然如此,那敢问陶公子打算什么时候?#25442;?#22823;公子?”

“年后。”陶商慢悠悠的道。

许攸眉头一皱,道:“为何要等那么久?”

陶商的表情很平淡:“不为什么,许公若是不?#25954;猓?#37027;只怕是等到袁大将军出兵攻我之时,我亦不会放袁谭走。”

许攸的眉?#20998;?#36215;,道:“太?#25285;?#24744;如此行事,许某回了邺城,怕是对大将军不好交待。”

陶商装模作样的?#20843;?#20102;一下,方才松口道:“这样吧,我许?#30340;?#36825;一?#20301;?#21435;,?#19978;?#25226;逄纪领回去,如何?有他给你作证,想必你应该不会在大将军的面前太过难堪的。”

许攸皱了皱眉,低头?#20102;肌?br/>
凭他敏锐的心思,他算定陶商如此安排肯定是有问题的……一定是有什么诡计。

不过权衡再三之下,许攸也没有?#39029;?#20160;么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因素存在。

也罢,先领逄纪回去就先领逄纪。

谅他姓陶的还能玩出什么翻天的花样?

他冲着陶商深深的作揖,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一百斤麟趾金,一千石?#35206;藎?#36817;?#21344;吹健!?br/>
陶商呵呵笑道:“在下托糜竺送给先生的贺岁之礼,?#19981;?#36817;?#21344;?#21040;,届?#34987;沟?#21171;烦先生派人签收哦。”

许攸闻言脸色不由一红,暗道一声?#29273;ⅰ?br/>
但在贪婪的本性驱使下,他终归还是没有拒绝。

“太傅。”许攸?#20102;?#33391;久,终于还是说了?#29615;托奈?#23376;的话:“承蒙太傅厚意,许某不胜感激,我这边还想劝劝太傅……徐州和扬州,无论是兵力还是势力,你都远非大将军的敌手,?#27827;?#39037;抗只会徒增生灵涂炭,太傅不如还是早早的降了吧,大将军当年?#38405;?#29978;是欣?#20572;?#20854;人心胸也广阔,许攸也定会在大将军面前为您说?#27809;埃?#32477;不让太傅在大将军麾下受委屈,说不定还可蒙恩继续治理徐州,您看如何?”

陶商笑着道:“多谢子远先生的厚意,您的意见,?#19968;?#21644;我手下的诸将官商讨之后再做决定,如果日后陶某真有这个意思,自会派人取通知先生,到时候?#27807;?#21171;烦先生在其中多多?#26377;?#25165;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金多宝二肖中特 广西快乐10分怎么买 九龙神算心水论坛 河南22选5除3余数走势图 海南体育彩票中心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巴西 河北快3开奖结果时间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体彩p3字谜专区 三角印 秒速时时彩软件 广东快乐10分中奖助手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百人牛牛 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