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兄弟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霍大龙不敢惹事,尤其是这种随便一个东西都是价值?#29615;?#30340;地方,站在周子辰和王子琪身后,即便心里再不?#24066;模?#20877;?#29615;?#27668;,也不敢吭声。

王子琪却是一个爆脾气,张浩污蔑成小偷,差点就要跳起来:“狗疯起来什么人都咬啊?我告诉你,就你这人开的店,东西送我都嫌脏。”

张浩险些就要跟王子琪对骂起来,但是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怎么也要保持一下自己少东家的形象,只能把心里的气给憋了回去,转身就想要走。

周子辰看张浩那模样,赶忙笑着叫住他:“张少,这个紫砂壶怎么买啊?”

张浩心里那个气啊,周子辰这是把他当服务?#31508;?#21796;,虽然喊着张少,但在张浩耳朵里,这两个字从周子辰嘴里喊出来,更像是讽刺。

张浩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说道:“十万,不还价!”

周子辰看了看那个紫砂壶,这个壶他已经看了许久,因为这个壶摆在最外面,周子辰也摸清了门路,这外面一排的,基本都是一些价格比较便宜的物件,有的甚至是现代产的,所以价格一般在几千小几万之间,根本不会上五万。

王子琪一听这价格,本来打算不说话的,又忍不住了:“这破壶要十万?你去抢来钱更快。”

张浩一脸鄙夷的看着王子琪:“这是名家手工制作,十万爱要不要,不要滚?#21834;!?br/>
周子辰笑了笑:“行,那我要了!”

这下不仅仅是张浩,就连周围的人也吃惊了,大家都知道最外边的那一拍全是普通货,不可能卖上万。

张浩也没想到周子辰?#23588;?#20250;要,不过这个紫砂壶的真正价格才三千块,他故意不卖给周子辰,才张口就要十万的。

王子琪赶紧拉住周子辰:“十万你也要?明显?#28216;?#20204;的啊!”

周子辰投给王子琪一个安心的眼神:“张少,在什么地方付款?”

虽然十万不多,但张浩很乐意坑周子辰,说话也没那么冲了:“在前面付就行了。”

周子辰麻利的?#35835;?#38065;,张浩这时候洋洋得意的说道:“没想到你眼光还挺好的啊。”

一边的人也开始叹息:“小伙子,那个壶我刚问了,就三千。”

周子辰还没开口,张浩已经说了:“古玩这行,看的就是眼力,概不退货。”

边上早就有人想劝周子辰,不过古玩这一行的人都知道规矩,人家买卖不管是亏是赚,都不能说话,要不就是坏了规矩。

周围的人也只说周子辰亏了,并没有说张浩不对,古玩本来就是这样,谁都会交一些学费。

其实周子辰刚开始的时候也以为这是一个新物件,并没有太在意,可临时开启双眼异能,发现这一排其他物件大多都是白色的光芒,其中有几件倒是透着一股黄光,不过都是普通物件,几个也就几千万把块的样子。

但紫砂壶透着黄光就不一般了,正真的紫砂壶并不多,尤其是宜兴紫砂壶,即便现代大师手工制作的紫砂壶都要值不少钱,若是明清时期大师制作的,上千万都有可能。

早在问价之前,周子辰就已经信心满满,就算张浩抬价也不可能抬到这个紫砂壶的真实价格。

这时候服务员拿着盒子过来准备给周子辰包?#21834;?br/>
周子辰摆摆手,示意服务员晚些再装,拿起紫砂壶,说道:“真正的紫砂壶起源明朝正德年间,由供春大师?#21363;礎!?br/>
“紫砂壶?#34892;?#22810;大师,不论是古代还是如今大师辈出,大家看这外面的光泽,明显是有隐约能看到包浆,要在等光下,顺着看才能看出来,光线太强了,反而不是那么明显。”

周子辰说着把紫砂壶放到架子上,众人纷纷围了?#20384;?#35266;看,刚开始大?#19968;?#27809;看出来,在周子辰的指点下,不少人惊呼:“还真有包浆,这是老物件啊!”

紫砂壶只要是老物件,价值都不低,就算是?#31508;?#21517;家做的,价值都不低。

张浩的?#25104;?#24050;经开?#21152;?#21018;开始得意变得难看,如果真的是古物件,那这就亏大了。

周子辰等大家看的差不多,继续讲解道:“调砂法是由时大杉大师所创的,大概是万历到康熙年间,大家看这壶内,颜色是红褐色,这是经常泡茶的原因,如果是新物件不可能会变成这样,应该是红棕色的。”

周子辰把壶盖打开,所有人仔细观看了一下,这个颜色很好分辨,确实是这样。

“这是古物无疑了,即便不是名家的,也不亏了。”

“是啊,原本以为这古玩城的东西都是专家看准了的,没想到还是有走眼的。”

大家议论纷纷,已经有人开始出价了:“小伙子,这壶我?#19981;叮?#20116;十万给我怎么样?”

“这转手就是四十万,不错,我那小公司要做好几单生意才能赚四十万啊!”

“刘老板你就别?#25512;?#20102;,你们公司一个月营业额估计得上亿,都不愁订单。”

周子辰却摇摇头,对出价的人说道:“老板,我这还没说完呢,之前我说调砂法,是由时大杉所创,而时大杉的作品,通常会有铭刻。”

“大家看这壶盖内,这个上面?#34892;?#20102;字,用特殊红色颜料写上去的,平时看不到,要在灯光下,斜着看才能看清楚。”

周子辰说着将壶盖翻过来,让大家斜着观看,只见上面写着“万历十二年庚午月庚申日制”。

这下所有人都炸锅了,那这个紫砂壶不得了啊。

就连边上的账号?#25104;?#20063;刷的一下白了,名家制作的紫砂壶,就算到现在存世的也不多。

官窑瓷器的话,还有多个官窑制造,供给?#20351;?#27599;年都有产出。

但是这些名家就算再能做,也不可能做出多少,尤其紫砂壶还是易碎物品,能保存下来的就更少,现在全世界所剩的也不过十五六件的样子,其中还有五件是近代考古发现,根本不可能外流。

“小伙子,你这紫砂壶出不出手?”有一位老者已经开口问了。

周子辰笑着点头:“老先生,若是?#19981;叮?#21487;以出个价,我就让出去了。”

老者看着那紫砂壶,满是?#32769;玻骸?#24744;刚才说了许多,也确实在理,但能不能让我过过眼?”

“自然是没问题的。”周子辰说着把紫砂壶盖放了回去。

老者看完以后连连点头:“这个壶我看着真,这个价,出不出?”

老者说着竖起一根?#31181;浮?br/>
不懂行的还以为是一百万,懂行的就知道,这是一千万。

张浩在这一行混了也?#34892;?#22825;了,虽然看不准,但是行情还是懂的,看到老者竖起一根?#31181;?#30340;时候,气得差点想砸东西。

周围的人纷纷叹气,古玩不是赌石,赌石大家可以竞价,古玩不在拍卖会上的话,大家都很守规矩,一个个来问,如果前一家没成功,后面一个接着?#20384;刺浮?br/>
一千万的价格还算公?#21097;?#21608;子辰当下就答应下来。

老者要了周子辰的账号,当下一个电话,周子辰很快就收到了银行信息,转头去看一边早就看?#35835;?#30340;服务?#20445;?#21608;子辰十万买的东西,都还没装盒,转手就一千万卖了,他能不呆吗?

“麻烦帮老先生装一下!”周子辰?#38405;?#26381;务员说道。

服务员这时候才?#20174;?#36807;来,赶紧去将那紫砂壶给装好。

一遍的张浩看着这一切,?#25104;?#36234;发的难看,一千万的东西就这样被人买走,朝着身后的服务员大吼道:“那物件是谁鉴定的?让他滚?#21834;!?br/>
服务员只负责卖东西,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唯唯诺诺的说道:“少东家,这是您送过来的,我们也不知道是谁鉴定的啊!”

王子琪最看不惯张浩这样的人,故意用怪?#22351;?#35828;道:“某些人,自己走眼了,还想怪别人?一千万啊,就这样从你手里溜走了,你告诉我,那是什么感觉?#31185;?#26102;一百万前丢了,我都心?#31383;?#22825;,一千万就这样没了,我得心痛死啊!”

张浩牙齿紧咬,脸上肌肉紧绷,看他那样子,似乎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一边的服务员哪里敢来劝,那不是?#39029;?#20040;?

周子辰笑眯眯的看着张浩,如果张浩敢动手,他不介意给他添一点料,让他整个店都?#35805;?#27861;开下去。

过了半响,张浩重重哼了一声:“周子辰,我记住了,别让我找到机会,有机会我弄死你。”

话说完,张浩转身就走,他?#31449;?#36824;是有一点理智,知道自己不能动手。

周子辰正要回头,却看到霍大龙?#23588;?#22312;这里开始发传单,发一张鞠一个躬,顿?#26412;推?#19981;打一处来,大步走了上去:“别发了!”

霍大龙愣住了,刚才他也看到了周子辰出手就是十万,转手就入账一千万,现在周子辰跟他说话,吭都不敢吭一声。

周子辰看霍大龙这样子,好脾气的他也有一种怒火上冲的感觉,也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他?#19981;?#38669;大龙像以前一样,大家?#40644;?#30127;,?#40644;?#28385;世界撒野,可霍大龙现在却好像老鼠看到了猫。

周子辰深吸了一口气,和那个买紫砂壶的老者打了声招呼,拉着霍大龙叫上王子琪就朝外走去,经过垃圾桶的时候,顺手把那些传单全部给丢进垃圾?#21834;?br/>
一路快步走出古玩城,一?#36820;?#20102;停车场,停车场的人不多,周子辰一把甩开霍大龙的手朝着霍大龙就吼:“你当我是谁?”

霍大龙低着头,没有说?#21834;?br/>
周子辰大吼问道:“是孤儿院?#40644;?#38271;大,无依无靠的兄弟,还是几年不见,发达了的有钱人?”

霍大龙还是不说?#21834;?br/>
王子琪看这样子,也赶紧?#20384;?#25289;住周子辰:“你别发火了。”

这还是周子辰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周子辰感觉自己眼睛都已经?#34892;?#28287;润了,这不是他想要的!

看到霍大龙不敢靠近自己的模样,他心里?#25237;?#30340;慌:“你说话啊!我嫌弃你了吗?子琪嫌弃了你吗?你为什么就不?#25954;?#25509;近我们?就因为你的自尊心?在我们心里,不管我们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是孤儿院的周子辰,孤儿院的王子琪,孤儿院的霍大龙。”

霍大龙被说的似乎也来气了,低着头说道:“我只是发传单的。”

周子辰立刻怼了回去:“我不嫌弃你发传单,不让你在里面发传单是怕那些保安找你麻?#24120;?#20320;这人自尊心重,在外面的时候,我有把你的传单丢进垃圾桶吗?我把他放回自行车里了。我生气的是你跟别人鞠躬,我生气的是你不敢跟我们说话,不敢靠近我们。”

霍大龙深深的吸了两下鼻子猛的抬起头,眼中还有泪,狠狠推了周子辰一把,大声喊道:“我以前能帮你们打架,能跟你们?#40644;?#25441;垃圾卖,现在你们有钱了,我不能帮你们了,我是自卑了,我恨我自己混不出个人样来!”

按照往常,霍大龙这一下肯定推不动周子辰,可这一下周子辰情绪过于激动,?#23588;?#34987;推的倒退几步,立刻冲了?#20384;矗?#19968;脚踹在霍大龙胸口:“你特么还有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彩20选5基本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有软件吗 中国象棋(单机版) 足彩14场投注技巧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 十二生肖今晚特码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开奖 pc蛋蛋淘宝返利源码 山东十一选五奇偶走势图 老时时彩360单式上传 江西快三走势图啊彩网 中彩堂三肖中特com 七星彩2025期规律了之 新疆25选7玩法 体彩任选9场胜负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