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青釉香炉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3519379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住处后,周子辰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认识的一个大v——沧水。

沧水在国内最知名的公众平台上有?#29616;?#36134;号,小有名气,手下有十几万的粉丝,经常收钱帮人办事,周子辰平时在网上充当水军发帖子,任务都是从沧水这里领的。

沧水:咋了?

周子辰:有个事麻烦你。

群主:啥事?

周子辰:搞个新闻。

他将事情原委和群主讲了一遍。

沧水一阵沉默后,回道:这种事情在国内太多,简单的发个帖子恐怕没啥作用,得运作才行,不过这需要钱……

周子辰:我懂,大概需要多少钱?

沧水:你这种事儿十万块差不多就够了……

“行,我现在就去找钱,凑齐后联?#30340;悖 ?br/>
周子辰爽快答应,十万块,如果放在以前,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但现在,他?#34892;?#24515;很快就能赚到!

看了眼时间,发现快十二点了,周子辰连忙收起心思,准备做午饭。

可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来电人:李老板。

这个李老板是个包工头,到处?#21487;?#27963;干,周子辰跟着他干活已经好几年了。

周子辰连忙接通,“李哥。”

李老板:“接到一个活儿,一个客户家的老房子要重新装修,里面的?#21861;?#35199;全都要清理掉,活儿挺紧的,现在就得弄,赶紧来老地方,我在这边等着你。”

“这么急?行,我马上过去……“

周子辰本不想再做这种工作的,但活儿这么急,李老板那边肯定不太好找人,当初李老板帮了他不少忙,本着帮忙的想法便答应了。

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递给王小涛。

“我来活儿了,现在就得过去,午饭没时间做了,你出去到饭馆里吃吧,吃完记得早点回来学习……”

不等说完,他就出了房间,骑着摩托一溜烟的朝平常集合的地方行去。

到的时候,李老板和三个苦力正在啃面包,那三个人都是平常跟着他一块儿干活的,与周子辰都认识。

几个人打了声招呼,李老板扔给周子辰一个热狗,?#40644;?#27700;,“时间太急,先对付对付吧,等晚上咱在好好吃一顿。”

周子辰打开面包就啃,“怎么这么急?”

“先前那客户谈了几个,但都没谈妥,眼看着这都快到装修时间了,实在不能再拖了便认了。你说这人也是的,之前不着急,非得等到快装修了才想起着急来,他就不知道打好提前量吗,搞的本来两天的活儿要求咱们必须一天就得干完……”

“我去!这时间也太紧了……”

几个?#19997;?#36895;?#22411;?#38754;包,李老板开着面包,拉着三个苦力便朝北边行去,周子辰骑着摩托连忙跟在后面。

客户的房?#37321;?#19968;个老小区里,装修很简单,没有任何的设计,屋里的东西也是上个世纪才能买到的物品,连厨房的燃气灶都是看起?#20174;?#20102;十几年的那种,应该很长时间没用过了,上面有一层?#39029;盡?br/>
李老板说,这个房子是客户父母的房子,父母过世后就一直闲置着,这回重修装修是打算装修好后租出去。

这种活儿对于他们来说,很简单,以前没少干,李老板给几个人安排任务后,径直拿着工具去了厨房,去拆燃气灶之类的了。

周子辰负责清理客厅,他朝外面看了两眼,发现阳台上也堆着一堆东西,便过去瞧了两眼,结果发现阳台上除了一些?#28216;?#22806;,还有大大小小二十来个花盆,显然,客户父母以前喜好养养花草之类的。

他正要返回客厅,突然咦了一声,他发现其中一个花盆的样子有点怪,很小,?#26412;?#24046;不多十来公分,高八公分左右,属于青釉瓷器,壁上青釉已经有了脱落的痕迹,很是老旧。

周子辰拿起来打量两眼,心里顿时嚯了一声,,满脸哑然,这特么哪是花盆啊,分明就是一香炉,不但底部有三个矮足,底壁上也没有花盆该有的孔洞。

因为上午捡漏赚?#35828;?#38065;,他下意?#37117;?#20013;注意力,利用自己异变的眼睛在这个青釉香炉表面上扫过,可不曾想,这一扫描惊的他差点原地蹦起来,他发现这个香炉的表面在放大观看的情况下,竟出现了不少褐色的死亡气泡……

“我去!竟然是件老古董!”

周子辰眼珠子都快直了,从死亡气泡的颜色?#20384;?#30475;,这件香炉最起码也是元代以前的物品,连忙将香炉里的土清理出来,发现香炉里面的胎壁因为长时间与土壤接触,吃土情况很?#29616;兀?#37117;看不出本来胎体的颜色了。

“也不知道是民窑的还是官窑的,要是官窑的就值钱了……”

周子辰扭着脖子朝厨房喊道:“李哥,房子里的东西房东都不要了?”

李老板在厨房喊:“房东说了,都不要了……”

“赚到了!”

周子辰猛地挥了下拳,高兴的?#36793;?#22068;。

他没想到,出来干个活儿,竟然还碰到了这?#32676;?#20107;,心里别提多兴奋了!

而后,他将香炉放好,走回客厅,开?#20960;?#36215;活来,等傍晚收工时,客厅里已经?#40644;?#29436;藉,地板砖全被砸碎了,连墙面上的大白都给清理了三分之一。

从房子出来后,李老板说请大?#39029;?#39277;,周子辰拒绝了,家里还有小涛,他?#29615;?#24515;,骑着摩托匆?#19968;?#21040;了住处。

“哥哥,你回来了啊。”

王小涛正淘米,准备做晚饭。

周子辰将青釉香炉从怀里掏出来,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喊道:“米别淘了,咱外面吃去。”

王小涛好奇打量香炉一眼,“哥哥,你弄香炉干嘛?#21487;?#39321;啊?”

?#21543;?#20010;屁的香!这是古董……”

“古董?”

王小涛看了好一阵,却毛都没看出来,?#27815;?#36947;:“院长奶奶要是知道你?#19968;?#38065;肯定会骂你,还是在家里做着吃吧。”

穷人家的孩?#37321;?#24403;家,王小涛打小?#25237;?#20107;,知道如何节约生活。

周子辰拍了下他的后脑勺,“你不和院长奶奶说她老人家上哪知道去?#23380;擼?#21733;哥今儿高兴,带你去吃大餐!”

拉着王小涛就出了出租房。

说是吃大餐,其实就找了个川菜馆,点了四个菜,两荤两素,绝?#36816;?#19981;上好,但比孤儿院的伙食要好出很多,王小涛吃的狼吞虎咽,光米饭就吃了四碗。

看的周子辰一阵心疼,院长奶奶虽然在吃食上从来不会让孩子们饿着肚子,但因为经?#31859;?#20917;的原因,油水一直很少,院里的孩子们就没有一个胖的,全都干瘦的不?#23567;?br/>
周子辰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院里的孩子不愁吃穿,全都过上好日子!

哪曾想,

刚想到院长奶奶,院长奶奶就给他打来?#35828;?#35805;,肯定是见小?#25991;?#20040;晚了还没回去,她老人家担心了。

周子辰惊得差点原地跳起来,随?#31383;?#39554;自己疏忽,应该早些时候主动和院长奶奶说一声的。

带着忐忑的心情,接通?#35828;?#35805;,“院长奶奶,您是问小涛吧,他在我这边儿了,您别担心。他最近?#25105;?#25402;紧张的,我打算让他在我这边住几天,好给他补补课。”

院长奶奶相信了,?#30340;?#21035;逼的他太紧,他岁数还小,别把脑子累坏了。

她老人家一?#31508;?#36825;样,?#35328;?#37324;的孩子都当成自己亲孩子,所以,?#37321;?#37324;出来的孩子,不管混的好不好,?#36816;?#30340;感情都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

两人聊了好一阵,周子辰这才挂?#35828;?#35805;。

结果就听到对面的小涛闷声哼道:“你竟?#40644;?#22902;奶……”

可还不等说完,周子辰的大巴掌就落在了他的小脑袋上,“你知道个屁!我这哪是骗?我这是善意的谎言!要是让她老人家知道你被学校开除了,还不得气死啊。我警告你,这件事仅限于你知我知,要是她老人家听到了半点风声,小心我就揍烂你的屁股!”

小涛脸?#31508;本?#33510;了下去,“可要不是我?#23396;?#30340;呢?”

“照样揍烂你的屁股……”

第二天早上。

周子辰吃完早饭后,便骑着摩托去了客户家的老房子。

因为客户催的紧,几个人连说话聊天的时间都没有,干的很急,结果这一干就是五个小时,中间都没?#34892;?#24687;,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终于在下午两点,客户赶过来之前,几个人将老房子清理完毕。

客户很满意他们的?#25237;?#25104;果,痛快的给了费用。

而后,李老板请周子辰他们去饭馆里吃了一顿,周子辰因为有事,草草吃?#35828;?#20415;找借口回到了住处,而后带着那件青瓷香炉去了杨茂古玩市场。

因为上次?#28784;?#36807;一次的原因,周子辰?#21271;?#37027;家古瓷店。

李姓员工眼见是熟人上门,立马面带微笑迎了?#20384;矗?#23567;哥又来了啊,这回还是卖?”

周子辰点头,笑道:“麻烦你将老爷子请下来。”

“好的,我马上去请。”

将周子辰安顿好,小李蹬蹬蹬上了二楼,不多时,老者从二楼走了下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小?#20540;埽?#30475;你气色不错,应该是有好东西吧。”老者看了一眼周子辰手上的无纺?#21363;?#23376;,笑着坐在了周子辰的对面。

“还行,您老看看。”

周子辰淡淡一笑,将青釉香炉从?#21363;?#20013;取出,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茶几上。

见他的动作这么小心,老者心头微动,将香炉拿起,?#36214;?#19968;阵打量,比上次鉴定两件文物花的时间都长,足足看了十来分钟才将香炉小心放下。

“?#19978;?#20102;,?#19978;?#20102;……”

老者叹道:“这个青釉香炉要是保存完好就值钱了,?#19978;?#20102;,?#19978;?#201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冷热号码 湖南快乐十分和值走势图百度 投注量与NBA彩票 香港赛马会资料大全 下载 一头一尾中特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2元 新疆11选五开奖历史图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号 大乐透免费预测 王浩乒乓球 大家赢三肖中特期期准 四川金7乐预测 湖北11选5top遗漏走势图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大全 2019德甲积分榜